管材管件

中国最大塑料袋厂身后事

2018-12-13

作为首批招商引资项目而落户的华强,其轰然倒下,对当地来说不亚于一场地震

  3月6日,豫南小城遂平,小雨。

  数十位工人再次冒雨聚集到县政府大门前,他们曾经是河南省遂平华强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遂平华强”)的员工。一个多月以前,这家年产量25万吨、年产值22亿元、被誉为“中国最大(13905,-190.00,-1.35%,)包装袋生产厂”的企业,突然由其母公司广东南强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南强”)正式宣布停产转让。

  广东南强在河南省漯河市和遂平县拥有两家工厂,此次两家工厂的突然关闭,导致该企业在河南的近2万名工人下岗待业。

  “今天到县政府是为了让政府帮我们解决问题。”唐庆华说。

  唐庆华是遂平华强下岗工人维权小组组长,在经历了企业曾经的辉煌之后,突如其来的失业让他感觉迷茫——相较于之前普遍高于本地其他企业的工资,再对应2008年1月1日起实施的《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工人们无法接受仅为月工资60%的微薄补偿。

  厂方应该补偿更多——之前政府曾经承诺会就此帮助他们向企业讨一个说法。3月6日是唐庆华们与政府约好协商的日子。

  但是那一天,当唐庆华打电话给负责处理华强问题的遂平县常务副县长赵峰时,却听说县长并不在遂平。

  预谋撤退?

  在雨中等候一整天却愈发觉得前途未卜的,并不只是唐庆华。

  自工厂宣布停产转让之后,胡秋营向工友们已多次前往县政府和工厂争取更多补偿,迄今未能看到转机。

  情势是如何急转直下的,胡秋营并不清楚。他只记得,2008年1月18日,他接到了放假两天的通知,休假结束之后却发现工厂不让进了,而在4天之后,他却在工厂大门口的墙上看到了一张公告:公司宣布于2008年2月1日解散。

  然而,这一切并非无迹可寻。

  早在2007年11月,胡秋营就听说了公司决定改制的消息——要求全体员工入股企业。“我们对这方案并不感冒,一方面咱没那么多钱,更重要的是不清楚公司的资产状况。”

  根据胡秋营了解到的信息,当时公司花30 万聘请了律师和会计师,设计了几种改制方案,其中包括转让和全员入股。

  随后网上出现了遂平华强、漯河华强整体转让的信息,转让价格为2.8—3.5亿元,期限为2007年11月13日至2008年11月13日。

  2007年12月,漯河华强和遂平华强已开始变相裁员:由于每年1月31日是华强大部分员工续签下一年合同的日子,因此工厂规定,凡是合同到期的一律不续签,请假、旷工的全部劝辞。

  即便如此,当时仍然没人想到这家中国最大的塑胶企业会停产。改制和裁员在工人们看来,不过是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劳动合同法》——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言,这部法律无疑会大大提高企业的用人成本。而对于1995年建厂的遂平华强、1998年建厂的漯河华强来说,都有大批工龄在10年以上或者接近10年的老员工。根据该法,连续工作10年以上的员工,应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但是,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规定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而华强的产品90%以上属于国家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超薄塑料袋。

  联想到之前工厂的变动,工人们纷纷揣测老板陈殿成可能要准备甩手不干了——作为全国塑料品协会的理事长,他应该早就知道这政策的出台。

注定要离开

  显然,面对成本的提高和政策的改变,这家中国最大的(13905,-190.00,-1.35%,)袋生产企业缺乏消化能力——在经过10多年的运营之后,机器设备已十分陈旧。如果要对设备进行改造,生产符合国家标准的塑料袋,需要巨大的投资,而华强这两年的业绩一直不好。

  “2007年,漯河华强亏损了400万,2006年亏损达到2000多万。”漯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局长张合周介绍说。

  关于亏损原因,很多了解华强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一方面是因为越来越重的税负。华强为了减轻自己的税负,曾以万名职工的名义给国务院和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写信请求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减税,但是并没有效果。而一些同样生产塑料袋的小厂和个体户则可以偷税漏税,为此,华强曾多次公开表达了对税负z政策的不满。

  除此之外,亦有传言称华强的退出与企业和当地政府的紧张关系有关。

  2002年,广东南强曾与漯河市政府发生官讼。

  1998年广东南强在漯河市建厂时,曾在协议书中与政府协定:到2001年底,若公司所办塑胶工厂及回收企业可达到月合共用电量700万度、用工600人、年缴增值税2000万元、年产值6亿元时,漯河市政府应将漯河电厂交付给广东南强无偿经营使用。

  但到2001年底,当广东南强在漯河的投资达到了协议书规定的各项指标之后,漯河电厂的交付却因电厂职工的强烈反对而未能履行。

  2002年2月,广东南强公司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根据河南高法裁决,拒不交付电厂的漯河市政府需向公司赔偿3800万元。

  另外,早在1999年,因为征地问题,漯河华强还曾与当地毛寨村委发生诉讼,最终以败诉告终。

  对于坊间流传的漯河华强和当地政府之间的微妙关系,负责处理华强事务的漯河市市长助理杜光全给予否认,他表示双方关系一直很好,这绝不可能成为导致华强退出的原因。

  “他现在是真的不想做实业了,太累,身体又不太好。”杜光全谈及和广州南强老板陈殿成的会面。

  张合周也认为政府和企业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不过企业和政策不是完全一致的,企业有自己的利益,政府有管理的必要。”

  而漯河华强方面对此的表述则很有意思,在他们看来,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和盈利能力的提高,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合作不可能似往日般亲密无间。“像华强这样的企业,政府来办事不舍得出招待费,也不拿钱配合政府的相关活动。政府对我们很反感,我们也不买政府的账。”漯河华强的一位中层表示。

  于是,离开就变得顺理成章。

  人力包袱

  但华强的撤离对于当地政府来说却并非一个简单问题。

  停产前,漯河华强有工人1.14万,在漯河当地的企业用工人数仅次于双汇集团。2007年华强向漯河市上缴税收9700多万。遂平华强则有职工7000人左右,是当地最大的企业,上缴利税占到遂平税收的一半以上。

  华强的停产不仅会对当地GDP和财政收入产生不利的影响,还将造成大量的员工失业。由于停产的时间恰值春节前夕,为避免近2万的工人产生负面情绪,政府迅速介入。

  在提前得到华强即将解散的消息后,漯河市政府立即成立了以市长助理杜光全为组长,包括相关职能部门一把手在内的驻华强工作组。他们先是奔赴广州与广东南强协商能否保留工厂,被明确拒绝之后,又迅速启动了招商程序。其间,漯河方面还找到遂平华强希望能够将企业联办下去。另外,为解决工人与华强之间的劳动纠纷,漯河市政府还请来了一个法律顾问小组。最终使劳资双方签订和解协议——由漯河华强补偿工人月平均工资的60%。

  不过,由于华强属于招商引资来的受保护企业,漯河与遂平当地的劳动部门对其工厂参保率和养老保险缴纳的监管均比较松。在漯河华强1.14万名员工中,参保人数不足3000人。而遂平华强的7000多名员工中,参保总人数仅有1000多人。

  因此,漯河市政府只能从地方财政上拨款,来负责所有下岗工人养老保险和失业金的赔偿。最终,91%的职工签了和解协议。

  另据漯河劳动局局长王建介绍,政府为此紧急组织过一场招聘会,包括漯河本地“龙头老大”双汇集团在内的两家企业一共聘用了2000多人,部分缓解了失业职工的情绪。

  遂平的选择

  相较于漯河,遂平需要解决的问题更多。

  1995年落户当地的遂平华强,是该县首批招商引资项目,也是目前遂平最大的企业。这样一家企业的轰然倒下,不亚于一场地震。

  但是,与漯河一样,由遂平常务副县长赵峰带队的协调小组最初也曾奔赴广东南强谈判,在挽留企业未果之后,只能与遂平华强协议补偿工人月平均工资的60%。

  而当地劳动部门按照《劳动合同法》计算出遂平华强拖欠的养老、失业保险金以及各种加班费用高达1.8亿元,这是一年税收收入还不到1.5亿元的遂平所无法负担的,遂平根本无法像漯河一样利用地方财政拨款解决。

  因此,虽然遂平华强的撤离标志着遂平县政府首批招商引资的失败,一度引发政府关于以后应引进高科技、无污染产业的思考。但最终,考虑到遂平仍不属于具备发展高科技、无污染产业条件的中部欠发达地区,当地政府还是决定保卫华强。

  据遂平县政府人士透露,目前政府已决定支持工厂现有管理层低价收购塑胶厂。

  不过,尽管之前双方的谈判一度很好,广东南强也表示愿意将工厂低价转给现有管理层,但后来情势陡变,广东方面声称不解决员工问题就免谈,而他们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走法律程序。广东南强甚至告诉自己还在遂平处理善后工作的管理层,不要忘记,他们现在还在拿广东南强的工资。

  “和华强有什么可谈的?停产、转让都是企业自己的行为,其他问题都走法律程序。”赵峰说。

  3月5日,遂平华强。工厂大门旁边贴着机器转让的价格信息以及催促工人前往签订“补偿月平均工资60%”的和解协议。

  来自湖南长沙的两辆卡车准备进厂拉货——华强的突然倒下,对很多销售塑料袋的企业来说成为一个良好的商机,遂平华强的少量存货顿时成了香饽饽。

  而另一边,工厂大门周围依旧有不少工人徘徊。对于他们来说,存货可以卖,但不能让工厂随便变卖机器——这些并不值钱的机器成为他们想象中能够得到赔偿的筹码。

  已有不少日子难以为继的前遂平华强员工已经签订了这份协议。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他们中有不少人去了相邻的西平县,那里有不少作坊式的塑料袋生产企业。华强的倒下,也给了这些小企业一个发展的机会。“虽然超市会用国家标准的塑料袋,但是那些菜市场什么的,谁管啊?”一个工人说。

  3月10日下午4点是和解协议签订的最后期限。唐庆华和600多名职工仍然没有在上面签字。他们已经聘请了律师,决定走法律诉讼的道路。而遂平县的最新消息,则是在县城西边的开发区,上马一个由政府牵头组织、华强管理层具体运作的新塑料袋生产项目。“这个事情已经基本定下来了。”遂平县中小企业服务局局长徐俊彦肯定地说。


标签

上一篇:没有了

最近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祥龙塑胶网站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v1.png融侨厂区:福清融侨经济技术开发区福玉路

v1.png新厝厂区:福建省福清新厝镇蒜岭工业区

v2.pngwww.

v3.png0591-85371307(管材管件、树脂瓦)  

v3.png0591-22160116(集成墙饰)

v4.pngfjxlsj@163.com